实际上,这两种观点在根本上并不矛盾,任何一个社会都既需要精英,也需要平凡人。